某区政府自知其作出的补偿决定违法,被诉后自行撤销!

发布日期:05-15 文章来源:未知 作者: admin ...

【案情简介】
张女士一家三口均是天津市市民,全家一直租住在当地一套国有自管非住宅房屋(以下简称“涉案房屋”)内。2018年5月8日,天津市某区人民政府作出一份《房屋征收决定》,张女士一家租住的房屋恰好位于该决定确定的征收范围内。某区政府委托的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以2018年2月23日为估价时点对涉案房屋进行了价值评估,并制作了搬迁评估咨询报告单。

张女士全家一致认为针对涉案房屋的评估不合法,故在签约期限内,未与房屋征收部门签订征收补偿协议。2019年4月2日,某区政府就涉案房屋向张女士一家作出《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

因认为某区政府作出的《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侵犯了自身的合法权益,张女士一家经多方咨询了解,找到征地拆迁行业的知名律所北京京坤律师事务所来代理本案,盼望通过司法程序来维护自己一家人的合法权益。接受委托后,律所主任李吏民律师亲自挂帅,与郎坚律师组成办案团队,第一时间仔细研究了张女士一家的案情。
紧接着,李主任与团队律师在所内案件研讨会上商定了完备的诉讼方案。随后便指导张女士一家准备相关证据并于2019年4月4日向天津市某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决撤销某区政府作出的上述补偿决定书。

2019年9月12日,法院尚未开庭审理,某区政府便作出了《撤回决定》,决定撤回涉案《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并于同年9月16日送达给张女士一家。
庭审过程中,代理律师指出某区政府作出的《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事实不清、程序违法以及适用法律错误,虽然某区政府已经撤销了被诉行政行为,但这并不能纠正被诉行政行为的违法性。最终,某中级人民法院采纳了李律师的观点,判决确认某区政府作出的《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违法。

【裁判要旨】
涉案争议焦点:被告某区政府是否是依职权、依法定程序作出《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的。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分析: 

首先依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四条第一款和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市、县级人民政府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房屋征收和补偿工作。房屋征收部门与被征收人在签约期限内达不成补偿协议,房屋征收部门报请作出征收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由市、县级人民政府按照征收补偿方案作出补偿决定并予以公告。
本案中,张女士未在签约期限内与房屋征收部门签订补偿协议,经房屋征收部门申请后,某区政府作出《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的行为符合上述法律规定中的前提条件。

其次《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九条的规定可以看出,一般被征收房屋的估价时点即为市、县级人民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公告之日。
事实上,某区政府委托的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以2018年2月23日为估价时点对涉案房屋进行了价值评估,但某区政府却于2018年5月8日才作出《房屋征收决定》。该评估时点的选择竟早于征收决定近三个月,明显违背了法定程序。故某区政府依照违法的评估报告单针对张女士一家作出《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的行为亦是违法行政行为。
此外,张女士一家走访多名被征收人,包括张女士一家在内多名被征收人并未收到选定评估机构的选票。此亦表明,某区政府在委托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时存在重大程序违法。评估机构的选择存在程序违法,也必然导致该机构作出的评估报告和某区政府依照评估报告作出的《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不具有公正公平的属性。

再次某区政府虽在庭审中辩称其作出的补偿决定书合法有效。实际上,涉案房屋存在的地下室部分,某区政府在作出《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时并未提及并进行补偿。同时,房屋征收部门也未将涉案房屋现状调查表结果告知张女士一家。上述情形明显违反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五条的规定,某区政府无疑是“掩耳盗铃”的行为,也更好的印证了某区政府作出《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时没有依照法定程序,属于违法行政行为。
 
本案中的某区政府虽具有作出《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的法定职权,但其在作出过程存在多处严重的实体和程序违法。即使在庭审前撤销补偿决定书,也并不能纠正该行为的违法性。最终,某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确认某区政府作出的《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违法。
 
 
附:天津市某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
 
    京ICP备14062252号-1

    在线咨询

    • 房屋拆迁
    • 土地征收
    • 行政诉讼
    • 意见反馈
    • 400-189-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