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房屋拆迁,某街办找儿子签协议被法院确认无效!

发布日期:05-07 文章来源:北京拆迁律师事务所 作者: www.jklst.com ...

【案件脉络
王先生是某市某区某村村民,在该村合法拥有房屋所有权和集体土地使用权,其子王J成家后将户口迁出且未与父母一同居住。
2016年3月7日,某区某街道办事处(以下简称“某街办”)发布《征地拆迁补偿安置方案通告》,根据该通告内容认定的安置人口是王先生和其妻吴某。
2016年8月5日,王J与某街办私下签署了《征收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以下简称《补偿协议》)以及《房屋拆除放弃移交表》,约定了拆迁补偿款及安置房,同时将涉案房屋交由某街办拆除。同年,9月24日,某街办趁王先生家中无人,组织某村委会对案涉房屋进行了拆除;10月27日,王先生因生活所迫,无奈领取了补偿款。2017年7月5日,王J接收了安置房后王先生入住。

为了进行维权,王先生找到了北京京坤律师事务所代理自己的案件。在接受委托后李吏民律师、张春涛律师、臧云律师组成办案团队当即展开研究讨论,并决定以《补偿协议》的签订未经王先生授权或追认作为推翻协议的切入点。随后王先生在承办律师的指导下向法院起诉,请求撤销上述《补偿协议》。

但是一审结果不甚理想,一审法院认为王先生主张《补偿协议》签订违法没有事实依据。因此,判决驳回了王先生的诉讼请求。

在拿到一审判决后,三位承办律师针对一审法院的观点起草了上诉状,随后指导王先生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在二审过程中,臧律师在参加庭审时再次强调:只因王先生年岁已高就认为王J可以代其签署《补偿协议》是缺乏法律依据的;认定王先生明知达成协议且未提出异议也缺乏依据。最终,二审法院认为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撤销了一审判决,确认某街办与王J签订的《补偿协议》无效,判令某区管理委员会在《补偿协议》已履行部分的基础上采取相应的补救措施。

争议焦点
本案中的争议主要围绕着《补偿协议》的签订是否合法有效展开:
1、王J是否有权代其父王先生和某街办签订《补偿协议》,处分其房产;
2、王先生领取补偿款、入住安置房的行为是否可以看做对《补偿协议》的追认。

办案思路
首先,关于本案中的适格被告,京坤律师了解本次征收拆迁相关文件后,发现载明的征收拆迁安置补偿主体为某区征迁办公室,而某街办是实施单位,所以本案征收补偿安置主体就是某区征迁办公室所属的某区管委会,而某街办的实施行为应视为某区管委会的委托行为。因此本案被诉的行政行为的法律后果均应由某区管委会承担,某区管委会既是本案的适格被告。
其次,京坤律师团队对本案制定了双管齐下的诉讼方针,以某区管委会为被告,一方面起诉请求确认拆除王先生房屋的行为违法;另一方面起诉请求撤销某街办与王J签订的《补偿协议》。
此外,在收到一审判决书后,京坤律师团队立刻分析了一审法院的观点和依据,有针对性的起草上诉状,请求对一审法院认定“王SR年逾七十岁,其子王J代其签订《补偿协议》、选取接收安置房也符合常理”予以纠正。

【裁判要旨】
行政协议既具有作为行政管理方式的“行政性”,又具有作为公私合意产物的“合同性”。

从行政性出发:某街办实施拆迁安置补偿的依据是《征地拆迁补偿安置方案通告》,根据该通告规定,王先生家庭的安置人口只有户主王先生和其妻吴某,所以某街办在安置王先生家庭时,签约人就应当是王先生。而王J既不同户不同住,亦非安置人口,某街办想要证明和王J签订《补偿协议》合法,就应当提交证据证明王先生就此事对王J授权委托,或是王先生经法定程序认定其民事行为能力有瑕疵且王J是法定代理人。本案中某街办未提供相关证据,仅凭一句儿子替代老父出面签订符合常理就主张其行为合法,其依据显然不足。

从合同性出发:《民法通则》、《合同法》均有无权代理的规定。本案中,王先生虽然接受了补偿金和安置房,但时间却是在某街办拆除涉案房屋之后,《房屋拆除放弃移交表》也是王J所签署,因此不能认定王先生知情。接受补偿金和安置房虽然在一般情况下可以认为是对无权代理的追认,但结合本案实际案情,王先生作为一名七旬老人,在房屋被拆、无家可归的情况下,接受补偿款和安置房符合人之常情,以此认定其对《补偿协议》进行了追认实在有些牵强。而且某街办主张超出除斥期间,属于对《合同法》的错误理解,在本案中并不能适用。
综上,某区管委会认为被诉协议合法有效的理由难以得到支持。

最终,陕西省高院认定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但考虑到本案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特殊性,无法适用《合同法》第58条的相关规定,因此依照《行政诉讼法》第75条、第76条、第89条规定,判决:撤销一审法院的行政判决;确认某街办与王J签订的《补偿协议》无效;某区管委会在判决生效之日起60日内在《补偿协议》已履行部分的基础上依照二审判决理由部分采取相应的补救措施。
胜诉关键
京坤律师团队在本案中:对征收相关文件分析正确,准确地分辨出拆迁补偿安置主体,找出适格的被告;对案情脉络把握清晰,有针对性地作出了诉讼方针;在一审被驳回诉讼请求后,准备地把握住判决书当中驳回我方诉求的事由与依据,针对性作出应对,积极指导王先生上诉;在庭审过程中,准确找到案件的关键问题及突破口。上述每一点都是本案最终走向胜利的必不可少的一环。
 
 
附: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



    京ICP备14062252号-1

    在线咨询

    • 房屋拆迁
    • 土地征收
    • 行政诉讼
    • 意见反馈
    • 400-189-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