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拆迁胜诉判决:“拆迁协商”=非法拘禁?京坤律师扭转乾坤!

发布日期:12-16 文章来源:拆迁律师 作者: www.jklst.com ...

【案情简介】

1、拆迁协商却遭非法拘禁

生活在江苏省某市的陈女士与贾女士是一对母女(陈女士系贾女士之母),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快速发展,陈女士家宅基地也被纳入拆迁征收范围。但原本应该友好协商的拆迁补偿安置却上演出非法拘禁的“闹剧”,2018年陈女士房屋两次遭不明身份的人员破门打砸。自第一次破门打砸发生时,陈女士和贾女士每次便及时向当地辖区派出所和110报警,但一直都没有调查结果。

 

更有甚者,同年8月23日下午,贾女士应当地居委会书记等人之约回家商谈房屋拆迁一事,却遭不明身份的社会闲杂人员将其与母亲陈女士一并软禁至次日凌晨,时间长达10个小时之久,情节恶劣令人发指。

 

在被拘禁期间,随着不明社会人员的增加和时间的增长,贾女士多次拨打辖区以及省会110报警电话、辖区派出所民警曾出警三次均未能及时制止。特别是在非法拘禁行为发生后,贾女士到多部门投诉反映,要求查处其当地公安机关不作为一事,但在此期间贾女士被告知仍应向辖区派出所提出查处申请,此事便不了了之。

 

2、京坤律师出马扭转乾坤

陈女士母女二人认为,对贾女士非法拘禁,是严重的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违法行为;对陈女士合法房屋进行破坏拆除,亦是严重的故意损毁他人财物的为违法行为。但针对上述行为,辖区公安机关的不作为,不仅使得陈女士母女二人无处“伸冤”,反而更加担惊受怕。

 

后经人推荐,陈女士母女二人联系上北京京坤律师事务所的李吏民主任。根据案情描述,李主任迅速找出案情症结,一番耐心细致解答,赢得了陈女士母女二人的信赖并决定委托京坤律所代理本案进行维权。接受委托后,李主任与郎坚律师组成办案团队,根据案情共同制定了诉讼方案。

 

在两位律师的指导与帮助下,首先,陈女士母女二人于2019年2月17日向辖区派出所邮寄了《违法行为受案查处申请书》,要求辖区派出所对二人所遭受的非法拘禁以及被非法侵入住宅的行为进行立案查处。辖区公安机关收到申请材料后,未给予陈女士与贾女士任何回复。

 

其次,两位律师针对上述情况指导陈女士母女二人于2019年4月15日就辖区公安机关不履职的行为,向所在地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当事人陈女士母女二人收集了大量的证据材料,以证明辖区公安机关存在不履职行为。最终,法院经审理采纳了承办律师的代理意见,判决辖区公安机关针对陈女士母女二人《违法行为受案查处申请书》的诉求重新作出处理。

 

【裁判要旨】

涉案争议焦点:辖区公安机关接警后的处理行为以及收到陈女士母女二人《违法行为受案查处申请书》后处理方式的是否构成未履行法定职责。

 

第一、根据原《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四十七条的规定,虽然辖区公安机关接警后,认为陈女士母女二人的诉求涉及刑事或者政府工作人员履行职责的行为,不属于公安机关的受案范围。但辖区公安机关已经作为治安案件立案登记,就应当对陈女士母女二人的诉求作出相应处理。辖区公安机关未能在法定期限作出回应或处理,属于严重违法。

 

第二、辖区公安机关既然已经违法,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一条和《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二条相关规定,人民法院可以判决辖区公安机关依法履行陈女士母女二人请求的法定职责或者针对陈女士母女二人的请求重新作出处理。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辖区公安机关以贾女士在得到江苏省公安厅信访答复后并未向辖区派出所提出控告为由,请求驳回陈女士母女二人的诉讼请求。由此可以看出,辖区公安机关明显混淆了陈女士母女二人的信访事项与其应当依法行使职权的履职事项,其以上级公安机关交办的信访答复代替行政案件受案处理,将二者混为一谈,并不能证明其对陈女士母女二人的查处请求作出了处理。

 

本案中,陈女士母女二人家所在辖区派出所在接到报警并收到《违法行为受案查处申请书》后,无任何实质性处理,其行为已经构成行政不作为的违法行为。当事人可以针对该行为向人民法院提起“履职之诉”。最终,某市某区人民法院判决辖区公安机关针对陈女士母女二人的请求限期重新作出处理。

附:江苏省某市某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

    京ICP备140622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