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民事抗诉成功:起诉城投公司支付补偿款,一审、二审、再审均被驳回,京坤助力后抗诉成功!

发布日期:12-14 文章来源:企业拆迁律师 作者: www.jklst.com ...

【案情简介】

2001年8月20日,柴A委托柴B以自己的名义与某市城建局签订了《工程建设投资合同》,柴A因此取得了某公园南北人工湖及该地块的使用权,并且一直由其本人经营管理着人工湖。2010年5月14日,因新区建设需要,经有关部门研究决定“拆除某公园南北人工湖,并由某城投公司与柴A签订拆迁补偿协议”,某城投公司与柴A沟通了几次补偿事宜,但是由于未就补偿金额达成一致,双方一直没签订补偿协议。2012年1月,柴B竟以柴A的名义与某城投公司签订了拆迁补偿协议,并且某城投公司居然将人工湖的补偿款直接汇入了柴B的账户。柴A多次与某城投公司沟通此事,但是一直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

 

2015年,柴A以某城投公司为被告,柴B为第三人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决某城投公司重新支付土地补偿款,一审法院判决第三人柴B将补偿款购买的土地交付给柴A。柴B不服,向某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声称自己对人工湖有资金投入,拥有人工湖的份额,有权领取补偿款。2016年,二审法院以事实不清为由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某市基层法院另行组成合议庭,重新审理了本案,最后认定柴B签订补偿协议、领取补偿款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判决驳回柴A的诉讼请求。柴A不服,提起上诉。2017年,某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随后柴A向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但是依然被法院驳回了再审申请。

 

无可奈何的柴A找到了北京京坤律师事务所的李小乐律师,在李律师的指导下向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申请抗诉,李律师在抗诉申请书中阐述了如下理由:

 

首先,一、二审法院对本案事实认定有误。本案《工程建设投资合同》签订时间为2001年8月20日,而某城投公司成立于2015年,其不存在误认柴B有代理权的可能。并且除了《工程建设投资合同》由柴B代签,柴A在后续经营活动中没有委托柴B从事过任何经营活动,因此法院认定本案构成表见代理缺乏事实基础。在柴A已经提供详细经营流水的情况下,柴B仅提供证人证言就被法院认定为也存在资金投入,明显事实认定有误。其次,本案符合起诉条件,原审法院作出驳回起诉的程序性裁定属法律适用错误。

 

最终,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采纳了李律师的观点,向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了抗诉。

 

【抗诉要旨】

因本案未进入实体审理,故案件的争议焦点为原审法院驳回起诉的程序性裁定是否合法。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零八条第三款的规定,裁定驳回起诉应以原告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的起诉条件或者存在第一百二十四条所列情形为前提。本案原审法院依据“柴国平与柴佳树均否认双方之间存在委托关系”、“柴国平与柴佳树在被拆迁的人工湖建设过程中各有资金投入”、“该土地登记目前在案外人名下,无法再次进行分配或返还给柴国平”、“柴国平应就应得补偿向柴佳树主张”等实体性审查内容,作出驳回起诉的程序性裁定属适用法律错误。

 

综上,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决定向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提起抗诉。

附: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通知书

图片1.png

 

    京ICP备14062252号-1